登录家园

姓名

密码

【转帖】曹建海-寓言故事:狗日的GDP

1已有 795 次阅读  2010-02-22 20:48   标签曹建海  GDP  狗日  寓言  故事 

寓言故事:狗日的GDP

曹建海

果哩是今年春节归来之后,鸟兽语大师口述给我的,一个真实故事。

2010年大年三十晚上,作为族长的老叫花鸡,将鸡鸡公婆大鸡小鸡召集在鸡窝开会。一阵梆子响之后,老叫花鸡咳了咳嗓子:“代细安静,我要宣布一个最新发现。现在,生长在果样一个国度里,我可以骄傲地、有信心的说,咱们鸡类,再也不要低眉顺眼看人眼色了!”

“怎么果系嘎说呢?”乖汰的小花鸡疑惑道:“您的意思是,以后再冇得人把性工作者比作咱们鸡了?”

“不光是这点儿!在人类的政府工作报告里,咱们代表了他哩最先进的生产力。‘鸡的屁’,这可是现在最时髦的名词了。电视上、报纸上,咱们的屁啊,都被呢嘀首长、领导挂到嘴上了。他哩港的每一句话,都离不了咱们‘鸡的屁’了。哈哈!”叫花鸡用她最响亮的嗓门笑了起来。

“乖乖啊!”老鸡公终于忍不住了:“真没想到咱们鸡的屁如今果系嘎吃香,想当年科学家还说咱们放的屁有毒呢!硬是此一时彼一时啊!”

“以我港呢,按照人类常用的市场类比法,咱们的屁股和领导的嘴巴,在价值上是等同的。”一只戴着眼镜的小鸡公,摇头晃脑的说道。

“旺!旺!”绰号“放屁狗”、最爱占小母鸡便宜的大黑狗把头拱了进来,吓得众母鸡一阵骚乱。“不要慌,小花鸡,乖,今天我不是来吃豆腐的!”大黑狗清了清嗓子:“我要纠正老叫花鸡一个错误。您说的么咯‘鸡的屁’啊,纯属自作多情;我要说,领导人常挂在嘴边上的,是我哩狗的屁!根本不是么咯‘鸡的屁’!”

“为么咯应该叫‘狗的屁’呢?你哩港的GDP,第一个拼音字母‘G’,就是狗的声母,背底的两个拼音字母和你哩的一样。哈哈,我老狗每日里熏你哩小花鸡的臭屁,现在也登上了大雅之堂了。哈哈哈,哎呀呀!”

“谁在下面?”大黑狗厉声叫着。“是我啊,放屁狗!我是你的老朋友穿山甲,好几年不见了。今天从你哩果里路过,听你港么咯狗的屁、香喷喷啊,忍不住就拱上来了。”“你上来干么咯,你果个地下工作者,刚才吓我一大跳!”大黑狗怒吼着港话。“我也要纠正你哩的错误。你哩港的呢个GDP,它既不是‘鸡的屁’,也不是你呢个‘狗的屁’,在中国,它的本义是‘搞地皮’。”

“怎么说?”叫花鸡、大黑狗异口同声地问。“给我来杯酒!”“我来!”小花鸡扭捏作态地走过来,给穿山甲端了满满一大杯白酒。大黑狗趁机在她屁股上摸了几把。“老流氓!”小花鸡尖叫着。“我是看不惯啊,今天你的屁股撅的呢系嘎高!莫港是把领导的嘴巴当成你哩‘鸡的屁’?还不都是由着我老狗日的!”看到小花鸡受辱,众鸡愤怒地盯着大黑狗,但敢怒不敢言。

“好酒啊,有茅台酒的味道!”穿山甲咂了一下舌头:“为么咯‘搞地皮’最能代表GDP呢?这不光要从拼音声母上看完全一致,更主要的,果哩是咱们国家GDP增长的秘诀所在!”

“哇!继续说下去。”在座的众鸡、老黑狗一致惊叹起来。

“你看啊,先是国家给你画一个圈,就是批个么咯‘敌区规划’,然后人类的呢嘀当方官们啊,就有权力到农民的‘敌占区’攻城略地了。农民手中的土地,一亩地最多几万元,一旦完成征收,只要是用于住宅的,那还不得几百万、几千万的?所以啊,只要能搞到地皮,再把那地皮倒手几次,GDP就上来了。哎呀,累了!”穿山甲喝了一口酒。

“冇得搞到‘敌区规划’的当方,他哩就把重点放在旧城改造上了,说是么咯‘城市更新’,我看还是‘搞地皮’。只要是开发商和政府看上能搞钱的地皮,他哩立马修改城市规划,飞机、大炮、推土机隆隆就上来了,管你上面住不住人、么咯古建筑,全部推倒;听说成都有个叫唐福珍的女人,还闹么咯‘自焚’,拆迁队就等她把自己烧完了以后,再去拆房,果样减少了不少阻力,事后还给了果个女子一个‘暴力抗法’的罪名,硬是死有余辜啊!”

“呢嘀人类官员不像话,简直是现代法西斯啊!”一只小白鸡公愤怒地说道。“老土了吧,我哩果里叫‘法--斯’。”另一只小红鸡公歪着大嘴咧咧着。

“还让我港不?”穿山甲盯着那两只小鸡公,直到他哩都安静下来,“前两天我到乡下,听说呢里也搞拆迁了,搞得更是人仰马翻的,还真出了人命了!那天我就拱到一个戴拆迁红箍的,脑袋都被打碎了。听说他哩拆迁队还在到处找他呢,说他带走2万块钱和呢个小娘私奔了。”

“该,死了活该!”小花鸡气鼓鼓地说,“人家的房子,说拆就拆啊,看果些王八蛋再嚣张!”“嗨,果些王八蛋也就挣口饭钱,钱都让当方官和开发商果些王八羔子挣走了,”穿山甲咽了口唾沫,“果些王八羔子不仅捞足了钱,官员还因为GDP升官,开发商因为能捞钱,被选进了人大、政协,所谓的么咯‘两会’啊,整个一个富人俱乐部!”

“做人太可怜了,呢嘀贪官啊、奸商啊虽然生活舒服,但他哩只能是人渣!现在想起来,做鸡、做狗、做乌龟都是幸福的!”老叫花鸡感触良深的说。

“要我港啊,呢嘀官儿们嘴上挂的呢个‘鸡的屁’、‘狗的屁’,或者么咯‘搞地皮’啊,实际上搞的是比狗屁还要臭的东西,他哩呢嘀人类真的是香臭不分了,简直是狗日的!”

“不管你的地皮果样搞,呢样搞,价钱叫到天上,还是那块地皮啊,哪有么咯GDP啊!”

众鸡、狗、穿山甲均大笑。

http://www.wyzxsx.com/Article/Class12/201002/132799.html

分享 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