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家园

姓名

密码

波及新宁、武冈、城步三县的蓝正樽之乱

1已有 931 次阅读  2010-02-01 13:19

舆论造势

蓝正樽,初名元旷,新宁麻林峒人。与另一相邻猺(瑶,下同)人蓝年余不睦,打起了官司,不胜,便迁至圳源峒。在呢里,他与猺人陈仲潮、九龙寺和尚张永禄往来密切。蓝骗人称他出生时,其母梦见玉玺从天而降,他的婆娘也时常梦见他化为双龙。

 蓝后来又在九龙寺前埋竹书,买了些火药,晚上点燃后熠熠生辉。和尚张永禄觉得很神密,就用锄头挖掘发光的当方,不曾想竟然弄出了竹书。竹书上写:蓝正樽将为天子。张和尚感到很惊讶,就领着陈仲潮拜跪蓝正樽,以为蓝会是真命天子,四处为他聚罗党徒。 

二、结盟斋教

有个叫王又名的,是成都人,道光十年(1830)用青莲教鼓惑民众,说他有法术可以让信众成仙成佛。武冈人程孔固拜他为师,王又名让其食长斋,敬事无生老母神,向他传授《龙华经》、《忏悔经》、《坎卦图章》。遇佛祖诞辰日,程氏聚集信众,称龙华会,百姓信的日多,遍布武冈、新宁。士大夫称他哩为斋匪

陈仲潮为了搜罗党徒,便加入了斋教,在他哩中间散布说蓝正樽有奇特之象,于是斋匪中有蛮多人想要拥戴蓝氏,让他领着这一帮人起事。陈仲潮和张永禄又四处宣称蓝正樽的富有,凡是愿意入伙的一律发放路费现钱一緍(一千文为一缗)。贫民纷纷前来。蓝的经费不足,陈仲潮便变卖家产予以资助,又发动富户效法他。呢嘀舍不得家产的富户,陈氏则许诺说事成之后,除封爵外,百倍奉还,又指着富家的田宅说,到时任他挑选。于是,捐献钱财的越来越多。 

 

三、称王践阼

道光十五年(1835)十二月,斋教首领程孔固等人为清廷捕获。蓝正樽害怕仇敌蓝年余向官府告发他与程孔固有染,便聚集党徒在九龙寺准备起事,然而来的人连千人都没到,所以冇得立即行动。有人向城步知县戴鸿恩告了密,戴派了人来察看,人都散了。

 道光十六年(1836)二月初五,蓝正樽再次聚集徒众,人数达到了三千。见时机成熟,他自称卫王,他的父祖均追封为王;改年号为刚健。党羽罗才清、蒋玉元、邹元佐为大元帅,张永禄为军师,陈仲潮、陈久拔、陈仲德为敬贤司,张学修、张昌虎、杨再光为敬良司。凡是能招集八百人的、出钱财相助的,都被封为侯伯。蓝又让杨再光颁行诏令达十三条,称之为王政。党徒行朝拜礼,闹剧出现了:蓝所坐的龙椅突然垮了!一干人大惊失色,觉得兆头不好,党羽纷纷散去。邹元佐、罗才清跪在路上恳请大家留下,好不容易才有了千把人。

四、进攻武冈

第二天(二月初六),兵分三路扑向武冈:陈仲潮由安心观,蒋玉元由城步大古山,蓝正樽本人与罗才清、张永禄从威溪(这一路作为先行部队)。清军中有一兵丁王连为内应,邹元佐前一日就入了城,要求城内文武官员交出印章,献出城池。知州徐瑃将邹氏投入了监狱。徐氏匆忙召集居民、兵士登上城墙守卫。蓝正樽部众的武器并不锋利,害怕武冈百姓阻拦袭击,便称自己是仁义之师。百姓因害怕而纷纷躲避,蓝告诉手下不要伤害他哩,并要求他哩出钱资助。老百姓因可避免兵燹之灾,也都一一顺从。

初七,蓝正樽进攻武冈东门。蒋玉元过了资水,进攻西门。城内守军欺骗他哩港南门的红衣礟(炮)没装火药,那儿可轻松进城,蒋氏便信以为真。至演武场,千总(低级的武官,位次于守备)张大宏用鸟铳射杀了一人,守备赵升泰又消灭了好几人。红衣礟又打死了二十多人。出师不利,蓝军开始撤退。

初八,叛军退至邓元泰镇蔡家塘(雄佗故乡),准备从那返回圳源峒。当地乡绅张谦担心他哩就果系嘎逃了,就让乡勇埋伏在祠堂里。同时准备好酒好菜,向蓝军发出邀请。蓝军饮酒半醉时,张氏发动突然袭击,获俘了蓝正大等数十人。叛军匆忙进行抵抗。这时清兵也赶过来了,消灭了数十人,其余人等纷纷逃窜。初九日,清兵搜山,抓获了数十人,搜到了兵器、叛乱传单。接着,张永禄、陈仲潮也被抓到。

 

五、清剿余党

  当初,蓝正樽在九龙寺聚会时,有人向城步知县戴鸿恩告发该县人唐班也参加了叛逆。戴派人准备捉拿唐。唐班为了免罪,请求让妻子作为人质,关在监狱中,自己率领乡勇去捣毁叛军老巢。戴同意了。戴一面让城步居民坚守城池,一面又令生员雷振声、蓝某率乡勇守住圳源峒的南面,城步因而得以安定。

 蓝正樽的儿子蓝琢玉原拟聚众于九龙寺。初九日,唐班率乡勇烧毁了寺庙。蓝琢玉只好逃到了新宁,城中官员张迎煦(不是知县)早作好了准备,蓝氏的图谋未能得逞。

 在此次平叛中,清兵如临大敌。巡抚吴荣光遣按察使梁恩照率靖州绥宁常德兵进剿,同知府惠体廉也领兵前来。调绥靖总兵守宝庆,永州总兵崇福以三百兵阻叛军东窜。湖广总督讷尔经额在长沙阅兵,驰援宝庆。武冈知州徐瑃捕获了戴添贵等九人。城步知县则俘虏了叛军二十二人。新宁知县王廷瑗俘获了元帅罗才清等三十一人,先后在圳源峒抓获了吴义虎等八人,杨再朋等十人,雷盛凤等十五人,以及蓝正樽的母亲、妻子、蓝福五、陈文荫等九人。宝庆通判(官名,分掌粮运及农田水利等事务)德庆、经历(官名,职掌出纳文书)王世启、邵阳知县张迎煦、侯补县丞李馨俘获僧人绍宗、刘五等六人。王廷瑗与知府惠体廉、副将托精阿俘获雷通仁等十二人。武冈营兵抓获王连等三人。总督讷尔经额向朝廷上报了战果。

 因为冇得抓获蓝正樽,清廷令裕泰为湖南巡抚,吴荣光与提督薛升往宝庆协助讷尔经额搜新宁、武冈一带的山谷。薛升听说有余党藏在大谷(原文如此,当作)山,便率总兵崇福、督标(总督所辖部队的编制单位)右营游击(武官名)武庆、沅州都司刘克勤四面猛搜,阵前斩杀数人,擒杨再洸等二十一人,收缴了部分器械。搜新宁马股山,捉拿陈仲德等四十余人。新宁、武冈二地,又捕获陈文开等六十余人。蓝正樽的部众共400来人被消灭。费了很大力气,就是冇得抓住蓝正樽。清廷结束大规模的清剿后,只得四处张帖蓝氏头像,悬赏捉拿。

以上是《宝庆府志》卷第七所记此次事变的经过,应当说是很详细的。蓝正樽的下落,据云:蓝正樽父子逃往广西后,在金秀地区瑶族同胞掩护下,继续从事天地会的反清斗争,道光三十年(1850)病逝,终年61岁。其子蓝琢玉投太平军。http://hi.baidu.com/chinaxinning)手头无进一步深究的资料,聊备一说。

分享 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