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家园

姓名

密码

月夜爬云山

1已有 1327 次阅读  2012-07-14 14:09
   也许是青春期的萌动,那年五月爬云山,还真有那么点意思,在此,我遥祝那时的她美满幸福,她依然像聊斋里的英英那么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”,至今在我脑海中她的印象还是笑脸吟吟的,常说岁月留痕,也会有抹去的时候,而她这模样估计再长的岁月也是抹不掉的啦!
   那年五月的一个清晨,我本已跑了一个近五公里的长跑(这时我自己也忍不住窃笑啦,青春期呀,就有十八弯的劲),可在回来的路上碰上了她,她说去爬云山吧,我当即应允:OK!临走远啦还打了一个手势OK。
   那时,我们是走路去的,她带了一个女孩,我也带了一个“灯泡”(我的铁杆朋友,甘当“灯泡”),从一中出发,我也不知是几点,可到了云山脚下已是炊烟袅袅,晚霞与炊烟齐飞。
   爬云山,因为我们都是第一次,都不知道如何如何走,可惜我们两个男同胞,他口吃支支吾吾问不清路,我呢,向以屈原诗人自居,羞于启齿问路人;反不如她俩,一个如跳鹭,另一个则如跳鹿,活泼非常,不单单问了路,有时还要叽叽咕咕叽叽咕咕在前头说一番悄悄话呢!
   可就是这样,时间也过得很快,幸好我的手表知趣的坏啦,她们几个也不催时间,反正年少也不知时间为何物,到顶啦就到顶啦,满心欢喜,乌拉乌拉的欢呼个不停,也不知冷落的白雪是否寒冷,不过我是抓了一把雪,放入口中品尝,且鼓足勇气对她说:“我要琢一个冰清玉洁的你,镶嵌在疏影婆娑的云山宝顶之上,让云海里的月光靓靓也羡慕!”她只是远远地凝视着背对冷月的我,不知是看月亮还是读孤傲清高的我。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4 个评论)

  • 刘浪 2012-07-14 21:13
    难忘的那年五月
  • 毛少文 2012-07-28 21:04
    刘浪: 难忘的那年五月
    这和我第一次吃芒果一个意味!让我至今不能忘怀
  • 刘浪 2012-07-29 12:13
    毛少文: 这和我第一次吃芒果一个意味!让我至今不能忘怀
    第一次,往往印象最深
  • 毛少文 2012-07-29 14:32
    刘浪: 第一次,往往印象最深
    是的
涂鸦板